近看惊涛骇浪 远望水波潋滟

北京乔松资产管理 王忠伟   2019-12-04 本文章10阅读

近看惊涛骇浪 远望水波潋滟

 

        即将过去的2019年,证券市场波翻浪涌。寒风瑟瑟的冬日里,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该怎么做才能穿越牛熊,快乐并稳健的获取丰硕的投资果实。回想过去几年,股灾、熔断、白马股行情、贸易战、核心资产,这些耳熟能详的词让跌宕起伏的证券市场浮现在我们眼前。风格变幻、波云诡谲的市场不断地捉弄着沉迷于其中的交易者,不少人心力交瘁,输掉了资金,耗费了青春。是各种投机理论变幻出美妙的海市蜃楼,让人陶醉其中。

 

回归本源,坚守价值投资是简单而有效的方法,但却是少有人能持续走下去的路。大道至简,但投资的路却是漫长曲折,相对于投机风潮盛行时的一夜暴富神话,价值投资多数时间是平淡无趣的,偶尔还会飘荡出塞壬的歌声。看似简单,却需要不断地修行体悟。

 

一、 巴菲特的投资原则:保住本金

对于这句话的不同理解,也决定了投资者的未来。

做投机的人有两种看法:

一是“高风险,高收益”,本金少就要敢于冒风险,只有承担高风险才能获得高收益,于是追涨杀跌,抓热点跟趋势。

二是“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是师傅,会空仓的是祖师爷”,来股市投资的目的是盈利,要想长期盈利要把握好交易策略、风险控制和克服心态问题,要及时止盈和止损。

对于第一种看法,吃过亏的投资者已经有清醒的认识了。第二种观点看起来非常有道理,不少获得很高交易盈利、春风得意的人士也是大力宣扬。道理是对的,谁都没法反驳,难点在于交易策略的把握。信奉这一理念的人会不断花费精力来提高交易策略的盈利概率,相信自己能战胜市场。目前,还没有高概率高盈利交易策略让我采信,我只能祝福和佩服这些勇于探索的人士,对他们中的佼佼者保持关注。有人会说为什么你不去试试类似的交易策略呢?因为会错失大牛股,得不偿失。

还有一种看法就是避免高风险,把钱存银行、只投资固定收益的产品,远离权益类的资产。这种做法表面是安全的,但是通胀高企的当下,却是将本金至于货币贬值的风险之下。

其实,“高风险,高收益”的正确理解是面对高风险,投资人必须确保高收益补偿的情况下,才能投资。巴菲特的投资原则是讲,在能够确定获取长期的较高收益的情况下,愿意承担短期波动的风险,而短期波动并不代表损失本金。

二、 市场先生

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提出了市场先生的概念。市场先生只是所有市场参与群体的代表,把他当成老师就错了,同时也不能轻视市场先生。市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有效的,少数极端情况市场先生狂躁抑郁,出现愚蠢的错误时,千万不要让市场先生左右我们的情绪,此时正是价值投资者获取收益的好时候。

 

     三 恐惧和贪婪

所有的大亏都是贪和怕导致的,而对赚快钱和一夜暴富的期望又是贪和怕的本质原因。巴菲特说过,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却是很难。

 

别人都在快速赚钱时,几个月就收获了百分之十几,甚或百分之几十,你能不心动吗?你会不会放弃曾经的坚持,而加入到追逐高收益者的队伍?为啥要守着低收益,而不去追逐高收益?首先,一定要搞清楚高收益是怎么获得的,是承担了什么风险,将来是否还能够继续获取高收益?有一些投资者根本不理会这些,觉得获取高收益自然有其道理,我先跟进去再说。其实,这是要承担巨大的风险。在二十世纪末互联网泡沫时期,股神巴菲特以自己不懂科技股为由不参与互联网泡沫的炒作,很多投机家纷纷讽刺巴菲特老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巴菲特的话: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你投资的标的屡屡被疯狂的市场暴击,这时市场上到处宣扬着各种分析来证明市场和这些股票就是该下跌而且还会继续下跌,论据充分,言辞凿凿。面对这种情况,你不恐惧吗,还有信心继续坚持,甚至贪婪地买入吗?大部分人都会想,我还是先退出看看情况,等看明白了再进也不迟。有一部分聪明人还会想到如果继续下跌,我先退出来,等更低点买入,收益会不会更高?

认真想一想,事情真的会是这样吗?

三、 播种与收获

把前面那些事情想明白了,做投资就会很简单,心情也会很轻松快乐。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常识是一样的,该播种的时候播种,等到收获的季节,我们再回来看看。中间经历些风雨雷暴,并不会增加更多的烦恼,因为这些都是自然现象,偶尔出现很正常。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瓜豆都是好收益,相差其实并不会太大。也不会听说今年瓜价高,就去地里把豆秧拔掉,重新种瓜。否则,结果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进入十一月份之后,A股市场连续数周下调,让众多投资者损失惨重,人心惶惶。其原因就在于离市场太近了,局限了参与人的思维和眼界。这时候需要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心有大格局,你会看到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回望今日,岁月静好,波澜不惊。

                                       

                                     基金经理   王忠伟

                                         2019年12月4日